牌九

/>
生活在山地部落裡, 说起欧洲的奥地利, 我已忘了有多久

会这麽不经意的想起

像一幅渐渐风乾的油画

模糊的颜料 已看不清表情

渴望再从新渲染一遍

感觉却依旧清晰

那一年的夏天

白色的围之战,灭神威能力压佛道翘楚,灭幻神功摧破正方联线,悬壶子、一灯禅步步踏进险关,毫无喘息,却见号天穷惊心狂吼,涤罪犀角感应至邪之能,扬手劈落,迫使悬壶子、一灯禅迅速退避,后方端木燹龙攻势一转,将靖沧浪顺势逼入前后包抄的危境,就在此时,远天浩然剑气直破战圈,同时传来一阵清朗诗韵。 缘分总是如此短暂

有一对年轻的男女﹐在同一家公司上班﹐因身处不同的两个部门﹐彼此并不会有太大的交集﹐直到有一天这个女孩子在上班时间倍感不适﹐她的心绞痛的快停了下来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﹐部门同事见状便急忙向其他部门呼救﹐这时另一部门的一位年轻人便自告奋勇的赶紧开著车载著这位同事﹐ 急忙赶往最近的仁爱医院
图文完整版: blog/post/232935235/


1412366502buu3f(1).jpg (29.6 KB,

Comments are closed.